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课题研究 > 正文

对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伍的培养与建设研究     ——以宁波市为例

来源:市体育局课题研究 日期:2017/11/7 15:30:06 人气:1 

                                             

朱传健[1],刘姗姗[2]

摘要:通过文献资料、访谈以及数理统计等方法对宁波市志愿服务现状进行调查与分析,结果发现宁波市在全民健身活动开展与实施已取得显著效果,但在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伍培养、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伍的建设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志愿服务队伍培养与建设尚不够完善,志愿服务队伍专业化稍有欠缺,部分具有专业资质的全民健身指导队伍不能充分发挥其特长,大型的活动锻炼较少,限制了专业志愿服务队伍的发展。由此,提出对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伍培养与建设的相关对策。

关键词:全民健身    志愿服务    专业化

1 研究背景

    1995年,中国国务院颁布了《全民健身计划纲要》,我国正式开始实施全民健身计划。为开展全民健身活动,落实《全民健身计划》,全国各地开展了众多的健身行动,党和政府高度关注,修场馆、增设施、重宣传、办活动,为创造良好的全民健身氛围做了大量工作。在提倡全民健身20年来,公共体育事业也逐渐普及并得到认可,但也仍有些工作存在面子工程,过于形式化,导致现在不少的场馆设施不能充分利用,处于闲置状态,从而暴露了目前全民健身工作部分存在着缺失。

    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顺利举行,深刻地影响了全民健身活动开展的深度和广度,也正因如此,2010年国家体育总局提出要广泛开展全民健身志愿服务活动,将志愿服务工作引入到全民健身实践工作中去。

    志愿服务是现代社会的一种社会服务活动形式,是文明社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2010 年12月13日国家体育总局颁发《建立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长效化机制工作方案》,要求形成以社会体育指导员为主,优秀教练员、运动员、体育工作者以及学生组成的全民健身志愿服务者队伍,利用各级体育总会、单项运动协会等体育组织和社团的影响力,推动全民健身运动广泛开展。志愿服务工作如火如荼的开展给志愿服务队伍的培养与建设提出了严峻的考验,如何将志愿服务队伍有效的管理与利用便成为志愿服务工作的重点。

2 国外志愿服务发展经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志愿服务和志愿服务组织才在我国广泛兴起,与国外一些国家相比,我国志愿服务还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

    从志愿服务参与度角度分析,美国作为最早开展志愿服务的国家,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据调查数据显示,2002年美国就有26%的人口参与志愿服务;英国每年有600万人为10万多家的社区体育俱乐部提供志愿服务;德国有3000万志愿者为全国18万社区体育俱乐部提供志愿服务;澳大利亚参与大众体育服务人数高达150多万,据中国社会指导员协会官方数据显示,我国现有182万社会指导员;中国经济网记者,2015年12月18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第一届理事会举行第五次会议上获悉,我国志愿者注册人数超过1亿人,但志愿者仍不足全国人数的10%。

    从志愿服务立法保障措施角度分析,1973年,美国政府就颁布了《志愿服务法》、《国家和社区服务法案》、《志愿者保护法》等一列法律;德国政府专门成立了“国际志愿者年委员会”;1995年阪神大地震时,日本志愿者团体为救灾抢险做出的重大贡献催生了《特定非营利活动促进法》,极大的促进了公民参与志愿服务活动的开展;相比而言,我国立法保障措施实施较晚,1995年中国国务院颁布了《全民健身计划纲要》,2010年印发了《建立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长效化机制工作方案》,随后又出台了《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等一系列工作计划。

    从志愿服务激励及保障角度分析,美国政府的资金保障是最值得借鉴的。政府给予高度支持,60%的资金都来源于各级政府的资助,对于在志愿服务中做出重大贡献的人或组织给予减税、免税政策等。除此之外,美国政府还设立“志愿服务总统奖”,为全民建设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或组织一定的物质与精神激励。在对新的志愿服务回馈激励方式探索中,探索出“time  dollor”制度,使曾经志愿服务的美国老年人年老时可享受免费服务。当然,1998年,在我国上海也最早形成了此类保障形式。

3 近五年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现状

    2013年8月,宁波市体育志愿服务总队成立,总队的成立一方面为招募、注册、管理体育服务志愿者队伍,发动体育活动工作者、爱好者积极参与体育志愿服务提供了保障另一方面,还提供为社会指导员提供了服务岗位和开展培训以及考取相应等级的资格证书的机会。宁波市体育志愿服务总队的成立,为开展第五个“全民健身日”活动,指导全民科学健身,引领全民参与志愿服务起到了良好促进作用。总队成立后,汪顺、钱智勇、马婕妤等宁波市众多的优秀运动员也加入了志愿队伍行列,他们希望通过自身的影响与力量为志愿工作贡献一份力量。宁波市体育服务总队在各级组织的指导下,积极开展“五项志愿服务行动”。

动员全市10000余名社会体育指导员立足城乡社区,指导基层健身活动,引导人们文明健身、科学健身。组织动员广大教练员、体育教育和科研工作者、各级体育运动协会、在校体育特长学生、利用他们的专业优势,积极开展体育技能传授志愿服务。同时,积极扶持体育爱好者组建形式多样的群众性健身团体开展活动。

    2016宁波国际马拉松,朗平教练与队员魏秋月以志愿者的身份一同亮相,引导全民科学健身,热爱健身。同时,宁波国际马拉松也得到宁波市各高校的支持,宁波大学、宁波大红鹰学院、宁波工程学院等高校大学生积极培训参与志愿服务。宁波李惠利医院也承担了马拉松项目的医疗救治工作,提前两个月就进入了备战状态,有100余名医护人员为赛事进行保驾护航。马拉松项目还得到了各公安交通部门、教育系统等单位的支持与协助,为全民健身志愿服务工作保驾护航。

    此外,宁波市体育总会每年都会举办体育嘉年华活动,宁波市腾飞俱乐部、宁波市跆拳道、轮滑等俱乐部助力全民健身运动,用自身专业优势志愿全民健身活动。宁波市中小学体育场馆的开放带动了全民健身的热潮,体育老师的专业优势也得到了充分的调动,为志愿基层健身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4 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伍现状调查结果与分析

4.1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者参与情况

    从表1可知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者的年龄主要集中在50-59岁中间,比例占到48.3%。出现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或者接近离退休年龄,工作压力较小,有更多的实践参与志愿活动。并且此年龄段的志愿者有长期的运动伙伴,工作性质也大致相同,基本从事于事业单位,有较高的锻炼意识和志愿精神。其次是40-49岁年龄阶段,他们参与志愿服务的热情也很高,达到25%,此阶段的志愿者有较高的自我锻炼习惯,运动形式多样,对自身的身体健康情况比较关注,经验丰富,加之工作已经稳定有固定的运动团体,形成了较成熟的全民健身志愿组织。30-39岁年龄阶段的群体占10.8%,30岁以下的全民健身志愿者13.2%,主要原因是他们学习工作带来的压力比较多,所以很少把时间花在公益事业上。但宁波市全民健身运动的开展与宣传,带动了更多的青年人参与进来,特别是具有专业背景的高校志愿者的加入,提升了宁波市全面健身志愿服务队伍的质量。

表1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者参与情况统计表


image.png


4.2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的动机

    志愿者参与志愿活动都是基于志愿服务动机,他们或是为了学习或是迫于压力,或是为了获得认同或是利己主义。由表2可以看出,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的主要动机是“利己”,占总比例的85.8%,其次是“社交”,占73.3%,志愿者通过参与志愿活动结交了朋友,促进了人际交往,提升了社会适应能力。“成就”动机和“认同”动机分别占了63.3%和59.1%,充分说明志愿者的工作得到社会和群众的认可。当他们得到别人的赞许时,会充分认同自己,增强了自我认同感和成就感。而“利他”动机只占了15%的比例,说明目前宁波市市尚未形成全民健身志愿的社会风尚,人们对于志愿服务的态度较为冷漠,对志愿服务行动的关心不足,这些对全民健身志愿服务工作产生了负面影响。同时,这些现象的产生也警示我们一定要大力发扬无私奉献的精神,不要太注重物质追求更多的要追求精神满足,只有这样才能促进宁波市文化品质提升以及精神文明建设。

 

 

 

 

表2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动机


image.png

   


4.3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的支持体系

    政府支持、社会支持、企业支持、个体支持是全民健身志愿服务支持体系的基本类型。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工作的开展也离不开这些方面的支持。政府通过财政拨款、体育彩票等方式提供资金保障,做好法律保障和宣传。社区、高校、社团、俱乐部提供社会支持,组织志愿者开展社区活动和基层志愿活动。企业提供赞助与捐赠,全民积极参与共同保障宁波市志愿工作的开展,维持一个动态的支持体系。

5.如何培养与建设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伍

    5.1 宁波市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管理机制尚不完善,应当建立完善的专业志愿者注册、登记、培训、记录、评价、监督、激励制度。“ 互联网+”背景下,建立完善的网络数据库,实行专业志愿队伍的公开化,允许宁波市公民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老师进行指导训练。支持高资格、高技能水平的社会指导员定期挂靠社区、全民健身中心以及市属其他体育运动场所,随时指导群众锻炼,享受政府激励政策。设定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等级,像上海、成都、湖南推行“时间储蓄”一样,对于达到某一指定等级的志愿者给予一定的精神或物质奖励。

    5.2 近几年,高校培养了大批的社会指导员,他们具有较高的理论基础和实践能力,拥有社会指导员证书的专业志愿服务者未能充分发挥他们的专业优势,特别是考取国家一级社会指导员的研究生和社会工作人员,他们大都工作在国家事业单位,他们的优势没能在基层健身中发挥。加之场地设施的限制,大型活动锻炼机会的缺失以及政府支持等原因,限制了专业志愿服务队伍的发展。鉴于宁波市全面健身活动开展效果良好,应调动具有高级资格证书的社会指导员,让他们以实践促志愿,以专业辅志愿,完善志愿队伍的建设。

    5.3通过对宁波市社会指导员、宁波市高校志愿服务组织的调查,发现宁波市依然紧缺具有专业资质的全民健身志愿服务者,将培训工作放在高校是培养高质量志愿服务者的有效途径之一。像宁波大学体育学院这些具有专业特长的学校应积极培养高层级的全面健身志愿者;其他高校中,发挥校团委、二级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的组织能动性,宣传志愿精神;鼓励各高校的体育类社团开展健身活动并给予一定的经费支持,让学生动起来、练起来,逐渐形成具有指导功能的志愿组织。

    5.4鼓励商业组织承办全民健身活动。例如:宁波市连锁健身房、俱乐部。他们有专业的健身队伍,系统的指导方案,还有丰富的客源,既加强了商业组织的全民形象还有助于全民健身活动的宣传与开展。

主要参考文献

[1]国家体育总局.全民健身计划纲要.

http://www.sport.gov.cn/n16/n1092/index.html,2011.03.

[2]国家体育总局.全民健身计划 2011—2015.

http://www.sport.gov.cn/n16/n1077/n1467/n1808585/1808711.html,2011.3.1.

[3]国家体育总局.建立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长效化机制工作方案.

[EB/OL]http:// www.sport.gov.cn/,2010.12.13.

[4]张万秋.国外志愿服务的发展经验对建立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长效机制的启示[J]. 体育科技 ,2015.

[5]程丽平,冯伟.全民健身志愿者激励机制研究[J].吉林体育学院学报.2014.

[6]袁锋,张晓林.我国全民健身志愿服务现状及发展策略研究[J].广州体育学院学报.2015,35(1):40-43.

[7]汪波,李慧萌.论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的概念与结构[J].体育科学,2011,31(2):5-11.

 

[1]朱传健,硕士研究生,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浙江宁波,315100。

[2]刘姗姗,硕士研究生,宁波市鄞州区东南小学,浙江宁波,315105。